星钻科技最新消息:“星钻科技”维权群里上演无间道 投资者最关心的莫过于此

“我的钱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在黑平台跑路之后,投资者最关心的莫过于此。


2月28日,星钻拍卖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星钻科技)官方公告,宣布平台暂停运营。多位星钻拍卖的投资者向证券时报记者证实,该平台自1月5日起就已无法正常提现,这距离该平台在中国运营不到两年。据投资者测算,该平台投资者或达20万人,涉及资金数以百亿计。

“星钻科技


诡异的管理层

星钻科技官网显示,其首席执行官名叫爱德华·诺曼(Edward Norman)。在星钻科技多次线上、线下活动中,爱德华·诺曼均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出席, 2月28日暂停运营公告发布之后,爱德华·诺曼还发了一个数分钟的视频,在各个群中流传,用以安抚广大投资者。

据官网介绍,爱德华·诺曼于2012年10月加入星钻科技, 加入之前,是在Zipcar做首席营销官,并带领公司2011年IPO。

众所周知,IPO的信息披露十分详细,证券时报记者在美国证交所的网站查询到了Zipcar在2011年的招股文件。文件显示,Zipcar的首席营销官(CMO)叫Robert J. Weisberg,并非Edward Norman。

不过,巧合的是,这家公司的首席财务官(CFO)叫Edward G. Goldfinger,首席运营官(COO)叫Mark D. Norman。两个名字各取一半,正好是Edward Norman。

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,爱德华·诺曼每次录视频时,都是在酒店里,全部窗帘拉上。“感觉是请了个演员,来扮演的这个角色。”

除爱德华·诺曼外,星钻科技的另一位高管是联合创始人、首席运营官史丹利·何,由他直接对接五大团队负责人。

根据投资者提示,记者搜索了一个名叫“黄金皇朝”的项目,其宣称黄金皇朝金元币是全球唯一一个与黄金实体挂钩的虚拟货币,可在各电商平台上使用。经过多番对比发现,黄金皇朝资源国际亚洲区总裁何天赐,与目前星钻科技首席运营官史丹利·何,疑为同一人。

在搜索引擎上,可查到大量购买黄金皇朝金元币受骗的帖子,集中在2016到2017年。

今年1月星钻科技在泰国举行的峰会上,史丹利·何发表了激情澎湃的演讲,描述了2020年星钻科技的种种美好前景,台下不时爆发出热烈的叫好之声。

“我的钱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事到如今,各个投资者纷纷找上线,报警;偶尔有高级别的经纪人出来发一段语音,安抚大家,劝大家不要报警,耐心等待第三方支付平台款项到账;维权群里上演无间道,维稳的和报警的互相厮杀……

李女士已经和胡姐决裂,胡姐在她提供的银行卡上取走了13万下线的提成。李女士已经报警。她在想,如果平台上的4万美元提取不了,这13万元是不是可以弥补她的损失?

张先生的同事劝说他不要报警,说会对他负责的。“可是,她拿什么负责呢?她自己的钱全投进去了,还拉了十几个下线。她负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你看上了他的利息
他瞄上了你的本金

星钻科技在中国运营不到两年,涉及资金数以百亿计。但这并不是唯一的骗局。证券时报记者在2019年5月独家报道的普顿传销外汇平台,于报道当月即被福建省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立案调查。

据悉,该平台3年不到,在全国发展会员175.9万人,37个层级,收取资金高达1000余亿元。和普顿类似的另一个IGOFX平台,短短半年招收40万名会员,卷走300亿元……

这些骗术并不高超,前面先让你尝些甜头,后面给你丰厚的佣金去拉上亲戚朋友一起来,等资金达到一定规模便一锅端走,留下人去楼空的平台和数十万愤怒的投资者,不知去哪兑现他们的“纸上财富”。

这些平台,往往会给出10%、20%、30%这样异乎寻常的高额收益率,投资的往往又是普通投资者不懂的东西,让人在眼花缭乱的新名词前失去判断力,初期兑付也很及时,骗取投资者的信任,加大投资额。殊不知,这么高的收益,如何维持下去?正所谓,你看上了他的利息,他瞄上了你的本金。

拉人头、金字塔式的分成,都是明显的传销套路,有的人不是看不懂个中奥秘,但仍然抱有侥幸心理,以为只要自己跑得够快,就能赚钱离场,不会接到最后一棒;有的人为了高额提成,或无知,或自私,或贪婪,积极发展下线,不仅充当了骗子的帮凶,又成了被宰的猎物,既是受害者,又是施害者,事发后,一地鸡毛,还要面对亲朋的抱怨和追责。

类似这样的金融骗局反复上演,说明这个行骗模式仍行得通。当一个平台决意跑路时,往往它的资金已经转移走了,他的最大利益者,也已经远走高飞。从以往类似案例看,追回资金可能性十分渺茫。这也意味着,当投资者把钱投入一个不正规平台时,就成为了一只待宰的羔羊,没有任何安全性可言。

因此,我们在呼吁监管更周全的同时,也希望广大投资者不要轻易把钱交出去,切莫再幻想一夜暴富的神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