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穷孩子也开始上网课

当穷孩子也开始上网课


疫情期间,在清北网校与福州鼓楼小学开发的“空中课堂”,挤进了超过7万名学生。其中除了沿海城市的孩子,还有来自甘肃岷县、陕西延安杨家岭等贫困山区的8000名孩子。地隔南北、贫富不一的孩子们,在一个偶然契机中,坐在了“同一间教室”。
故事时间:2020年
故事地点:福州、岷县、杨家岭等

当穷孩子也开始上网课

70000名小学生挤进一堂课是什么情形?这些小孩的家乡相隔2000公里,从东南沿海跨越到西北内陆,黄土高原的延安杨家岭还是一片冬日肃杀,而在海边的福州市鼓楼区已有初春的暖意。

在疫情期间开始的中小学网课,让这些天各一方的孩子坐进了“一间教室”。
这样的课堂,在清北网校系统已经运行了近两个星期。2月初开始,全国各地中小学校为了兼顾防疫与教学,纷纷开启线上网课。在福州核心的鼓楼区,教育部门特地选拔出152名教师,通过字节跳动旗下的清北网校直播系统,共建“空中课堂”。参与在家学习的除了鼓楼区的近7万名小学生,还有鼓楼区定点帮扶学校的学生,来自甘肃、陕西等偏远山区的8000名孩子。一根网线,意外地拉平了地域与经济状况带来的教育差距。可是,只有身在其中的参与者才知道疫情期间的网课教育,带来的真实冲击和改变。与发达地区联网的“空中课堂”,让甘肃岷县东照小学的语文老师裴美玲完成了一次家访。甘肃省岷县是一个农民工大县,东照小学超过一半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,平时父母不在家,老师们很难掌握孩子的具体家庭情况。孩子要上网课,尚未外出的父母的手机就派上了用场。第一天网课结束,裴美玲在班级群里查收家长们发来的“学习打卡”照片。她发觉这些照片普遍光线暗淡、像素模糊,大小只有几十KB。在线学习的孩子们缩着身子,挤进桌椅的缝隙,家中桌面堆满杂物。有的孩子没有书桌,只得撑在床上学习。

当穷孩子也开始上网课


图 |甘肃岷县东照小学学生在听直播课
裴美玲注意到,37个同学中,只有一个是对着电脑,余下的都是使用手机,因为家里没有大屏幕的设备。裴美玲所在的甘肃岷县东照小学,是福州市鼓楼区定点帮扶学校。过年后,听说要与发达地区的学校联网上网课,裴美玲松了一口气。不同于城市孩子业余时间被培训班占满,岷县经济贫困,家长对孩子教育的重视程度不高。延期开学,裴美玲一直担心在乡下的学生们“无事可做”。“空中课堂”的网课,为孩子们开辟出新的学习渠道,接到通知后,裴美玲马上就在微信群里通知家长这个消息。微信群是5年前开始建立起来的,东照小学多数家长进城打工,人在外地,很多学生的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都在群里,才能确保消息通知到位。为了发挥网课的效率,裴美玲更多承担助教的职责。每次通知直播课信息,裴美玲发完文字通知后,都会用语音再读一遍。此前,有位家长说“老师我不识字,你说一下”,裴美玲就养成了这个习惯。当裴美玲借助网课进行家访,在延安杨家岭福州希望小学任教的冯海艳也焦灼着盯着手机,帮着孩子和家长答疑。冯海艳曾去过福州市鼓楼第二中心小学进行交流,对两地学校的差别感受很深。鼓楼二小每间教室都有钢琴,而杨家岭福州希望小学在几年前才普及了电子白板,硬件设施差距大。冯海艳记得,她刚到希望小学那会,上公开课时没有多媒体设备,只能提前将重点写在纸上,讲课时再往黑板上贴,相当于PPT。由于学校师资不足,她作为英语老师,还同时教过音乐、美术。在海边的“鼓楼区”对杨家岭的学生们而言是遥远的。冯海艳曾让同学们用“旅行”造句,例句的目的地有伦敦、埃及,而许多同学的答案是他们的老家乡镇,那就是他们去过最远的地方。执教20年,冯海艳还是头一次接触网课。带着新奇,直播课开课那天,她早早打开了网页等待。9点,鼓楼区的老师出现在了屏幕上,冯海艳看向左上角,同时观看的人数定格在一万六千多。在这间无形教室里,延安地区的学生和沿海城市的学生,因为一块屏幕,链接在了一起。直播授课让乡村教师冯海艳感到惊喜,她觉得这对乡村孩子们是一个契机,将会“开阔孩子们的眼界”。

今年春节,福州市鼓楼实验小学的肖明娟老师第一次没回娘家。接到担任“空中课堂”直播老师的任务,她感到紧张。
鼓楼区特地安排了5所学校作为直播点,这些学校设备良好。真正的挑战来自8000名来自山区的孩子,他们与鼓楼区孩子的学习水平有差异,教材也有差异,既有的讲课模式肯定不适用了。网课带给肖明娟的第二个挑战是,课程如何让一万多名基础各异的学生听得懂。以往,肖明娟上课面对是教室里成群的学生,现在,她必须面对三个镜头。没有及时反馈,一下很难习惯得起来,更难适应的是,平时上课40分钟,现在直播课堂就20分钟。以前的经验和教学模式,不管用了。“需要添加一些互动效果,预设学生会怎样回答。”想象着自己面对一万多名学生,肖明娟的压力更大了。如同一个电视节目策划,肖明娟自己先写教案,再进行小组备课,有了脚本后,她再通过视频和教研员讨论课件,了解卡时间、顺环节的技巧。彩排时,她对着镜子反复练习、确保没有费解、多余的话,这样课程才能在20分钟内完结。为了保证网课质量,清北网校的“空中课堂”项目组也对授课老师进行了培训。从2月2日起,清北网校每天安排4场线上培训,给老师和管理人员进行全面系统的操作培训。“不像那些专职主播,部分老师岁数比较大,添加摄像头、添加课件这一系列操作对他们来说挺困难的。”项目负责人刘芸说,一些老师还是第一次直播授课。考虑到西部乡村孩子们,肖明娟的课程难度不高,图文并茂,为了让所有学生都听得清,她特意放慢了语速。在镜头前,肖明娟摘下了会影响发音的口罩,为了配合暗蓝色的课件背景,她特地穿着一件紫红色毛衣。想象着镜头前学生听课的样子,肖明娟抬起右手,开始讲课。在肖明娟看来,英语作为一门语言,是为了运用,而不仅为应试。直播时,她给孩子做示范,讲述自己的春节生活,从中自然带出了知识点。

肖明娟讲课中


图 | 肖明娟讲课中
她自己班级的孩子,除了当日背诵全部的新单词和词组外,可以举一反三,用新学的语法写成一篇短文。然而到了下午答疑的时间,有些被帮扶地区的孩子,单词和语法还没搞清楚。这和两地生源的差别不无关系。肖明娟所在的鼓楼实验小学,是鼓楼区的重点小学,生源很好,大部分孩子来自经济条件和父母素质“双高”的家庭。有的家长带孩子去电影院看小黄人,一定要看原版发音的,“从点滴的细节教育培养孩子” 。从家长反馈的照片里,肖明娟也看到,她班上的孩子几乎全用的电脑,屏幕大,不伤眼,照片背景大多在书房,干净亮堂。有的孩子可以用笔记本电脑看教案,再拿平板放直播课,手机则用于接收微信群的信息。

当穷孩子也开始上网课


图 | 鼓楼实验小学学生在听直播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