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新闻消息:80后志愿者持续服务91天后第一次休息,五一假期带家人到黄鹤楼拍了一张全家福

楚天都市报 记者 陆缘

“我的城,我来守。”

5月4日,是“80后”志愿者刘木紫易参加“战疫”志愿服务91天来的第一次休息,她带着家人一起到黄鹤楼游玩拍照。

2月3日上午,她作为华中科技大学武汉校友会志愿团队成员赴武汉汉阳国博中心,筹集、接收、分发、抢运、分送物资,参与国博中心防控物资现场管理工作。

2月中旬,她又请缨到病床志愿者队伍收集组,帮助病患及家属打电话,到紧急床位安排组,对危急重症病患一对一帮扶、争取床位,协助入院治疗等。

随着疫情形势变化,2月25日,她报名成为江岸区花桥街道聚才社区一名社区志愿者。

如今,随着疫情好转,社区转为常态化防控后,刘木紫易从采购“团长”“跑腿员”,变为“守门员”,每天坚持着社区志愿服务工作,每天早上8点准时到卡口开展值守,教老人使用健康码,给居民扫码、测温。

今日新闻消息:80后志愿者持续服务91天后第一次休息,五一假期带家人到黄鹤楼拍了一张全家福

五一假期和家人游黄鹤楼

以下是她的自述:

我的城 我来守

我的城市生病了,需要我来照顾她。

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武汉伢,长期在北京工作。1月20日我离京回汉,武汉封城后,我每天都在关注疫情新闻,看着除夕夜星夜驰援武汉援鄂医疗队,我下定决心,我的城,我来守。

我告诉自己,疫情不退,我不退,只要武汉需要我,我会一直陪着武汉。

1月31日我在武汉红十字会官网申请报名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。几经辗转,2月2日我成功加入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会志愿者团队,作为志愿者走上了抗击一线岗位。

志愿者每天工作内容繁琐,最繁忙时几乎要工作16个小时,经常累到腿脚酸痛,晚上回家就涂点膏药来缓解身上的疼痛。

那段时间,来自社会各界捐赠的医疗物资、防护用品源源不断涌入武汉。面对庞大的物资处理量,武汉市红十字会人手紧缺,只有通过招募志愿者的方式来扩充人手。

为提升物资调拨效率,受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指派,华中科技大学武汉校友会志愿团队成员赴武汉汉阳国博中心,参与国博中心防控物资现场管理工作。

2月3日上午,我七点出发到汉阳国博协助开展卸货、清点、归类、分拨、分装、搬运捐赠医疗防护物资和生活物资等工作。

在华科大武汉校友会方华秘书长、朱从香老师等人的组织下,我们总共 182名志愿者三班倒地筹集、接收、分发、抢运、分送物资。短时间内,理顺了物质分发的工作流程。

今日新闻消息:80后志愿者持续服务91天后第一次休息,五一假期带家人到黄鹤楼拍了一张全家福

在汉阳国博参与防控物资管理

一对一帮扶危急重症病患

与此同时,政府要求“应收尽收,不漏一人”,但当时因信息沟通不及时存在危急、重症患者没有被及时收治的情况。

我立即请缨到病床志愿者队伍收集组&整理组,帮助病患及家属打电话和紧急床位安排组。对危急重症病患一对一帮扶、争取床位,协助入院治疗等,哪里需要我,我就到哪里。

那几天,我每天都是含着泪做事,与病毒赛跑。

深夜下班后,我们收集、整理、制表,我含着眼泪争分夺秒的敲打键盘,录入病患信息整理表单,敲的每一个字感觉都会把我的心敲碎。我知道,每一条求助信息的背后都是一个病患正在忍受折磨,一个家庭在经历苦痛。

可当时,武汉收容能力有限,只能先按照是否家庭感染、病情问题(四类人员收治隔离/其他)、病状描述、危重加急程度等来进行简单分类。

我所帮扶的硚口区70岁一类危重、重症病患老人严爹爹,只做过一次CT,未做核酸检测,按照当时流程手续不全无法入住医院。

老伴走了,儿媳在仙桃医院一线抗疫,只身一人隔离点隔离,无任何医疗救助,仅保障吃饭问题,老人年岁已高,发烧,呼吸苦难,胸闷咳嗽,浑身乏力,病情加剧。

2月13日晚我们志愿团队层层接力,终于把老人送入了医院。而那段不忍回望的日子里,只有那些断续的“XXX一家已被收治”“XXX已经被接入方舱隔离”信息鼓舞着大家。

好在全面收治的工作没让我们等待太久,经过十多天夜以继日的线上信息对接,我们的团队共帮助330名患者被医院收治,真正达到了“应治尽治”的初衷。大家开始听到越来越多的好消息,而我们这个组的志愿工作则告一段落。

穿上红马甲成为社区志愿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