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新闻热点:护士返岗被拒,“产妇跳楼事件”处置结果应重新审视

  当年引发舆论哗然的“产妇跳楼事件”,时隔近3年后,居然以这样的方式重回舆论视线,确实让人意外。就目前媒体披露的信息看,此事虽然表面看是院方与当年被“解聘”护士之间的劳动纠纷,但实质上还是当年事件处置遗留的“尾巴”。要厘清这其中的是与非,还是得重新复盘当年调查结果。

  说到底,此事看似只是一起特殊的个案,但其暴露的一些机构、部门在应对处理公共危机时所奉行的态度,以及法院判决在执行过程中遭遇阻力的现象,却存在相当的普遍性。当事护士的合法权益到底能否得到保障,当年的事件调查处理结果是否公正,都应该有一个答案。而除此之外,更多的地方和机构,应该对于以“假动作”糊弄舆论的做法引以为鉴。(任然)

  揆诸现实,在公共事件的应对中,以临时的免职、解聘“假动作”来应付舆论,是很常见的潜规则。很大程度上,此事中涉事院方“解聘”付班护士的做法,就是典型。因此,事件发展到目前这一步,其实就是把某种潜规则戳破了,那么就不能仅仅将之看作是劳动纠纷。当年事件的调查处分结果是否公正,是否有戏弄公众之嫌,恐怕也应该有相应的回溯调查。如果这样的“假动作”被揭穿了却不能被纠偏,很可能进一步助长不良风气。

  在一审判决下达后,榆林市第一医院并未上诉,判决自2019年3月24日起生效,距今已过去一年多,护士刘某依然未能返岗,又涉及到另一问题,即医院方面拒不执行判决。这种状况,显然不能一直“僵”下去,对于院方的强势态度,不管是上级主管部门还是司法机构,都应该有进一步的行动,该追责的就要追责。另外,由于涉事医院更换了领导,此事颇有几分“新官不理旧账”的意味,这里面是否存在其他隐情和利益瓜葛,当地相关部门也该介入调查,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  3年前发生的“陕西榆林产妇跳楼事件”,最近出了新波澜。当年,在事件处理阶段,事发当天在二线值班的刘某被认定为事件的直接责任人之一。她先是被“书面解聘”,后又经医院安排外出学习半年。进修期满后,刘某遵从此前与院方签订的“承诺书”返回妇产科门诊上班,却被拒之门外。2018年12月,刘某向绥德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申请劳动仲裁,其返岗等诉求获得支持。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不服裁决,要求撤销劳动仲裁裁决书。2019年3月,绥德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,结果依然站在刘某一边。然而,一年过去了,刘某仍未能返岗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当年事件的处理结果,是对从院区负责人到值班护士都进行了追责。然而,正如绥德县人民法院所认定的,事件发生时刘某为付班护士,不应承担主要责任,榆林市第一医院对其他相关人员给予记过、警告等处分,却给予刘某解聘处分,这本身就存在公平之疑。而从刘某与院方彼时所签订的“承诺书”来看,这一解聘也确实更像为平息舆论而做的“假动作”。然而,当年承诺“解聘”的期限早已过去,刘某却无法返岗,院方明显是在“假戏真做”了。